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长治 » 一封来自朝鲜的战地家书

一封来自朝鲜的战地家书

长治

母亲老大人:

关于去信不因别事情儿,问你老大人身体健康吧……行军在火车上路过徐州、开封、郑州,一路到了湖北,分配到第一区参加征粮工作……现在青年人,只有革命才有出路。……

儿:张迷锁

1950年4月17日

这是一封纸质已经泛黄,折痕处多处破损的家书,出自于70年前,一名乘坐火车奔赴朝鲜战场叫做张迷锁的战士之手。同时,这也是一封“告别信”,自该信过后,原籍上党区(原长治县)东火村张迷锁的家人们再未收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。而他曾经所在部队的档案,以及上党区民政局提供的《革命烈士英明录》上,对他的记录也仅有“张迷锁同志于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下落不明。”也正因为“下落不明”这四个字,张迷锁一家三代人开始了数十年的寻亲之路。

一封来自朝鲜的战地家书

图为:张迷锁写给家人的最后一封家书,附带两张旧照片。

最后一封战地家书

据张德则介绍,他的叔父张迷锁(原名张草灰)于1928年出生在上党区东火村,1948年11月19日参军,曾任原第二野战军三兵团十二军第三十五师一零五团二营六班长,1950年随军进入抗美援朝战场。

参军后,张迷锁鲜有时间回家,偶尔寄来的书信是他给予家人的唯一慰藉。1950年夏,一封书写于奔赴朝鲜战场的家书,承载着张迷锁对家人的挂念,以及对祖国的热爱被送到他母亲的手中。书信中,张迷锁提及了对家人的问候、自己行军的大致路线,还表明了自己参加革命的决心、坚持革命的信念。书信的落款日期为:1950年4月17日。

数月后,张迷锁的弟弟、张德则的父亲张胖则再次收到一页从张迷锁所在部队发来的《家属优待证明书》。此时的张迷锁已为三十五师一〇五团二营六连的班长,身在朝鲜战场。

至此,张迷锁音讯全无。直至抗美援朝战斗结束,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回国,张迷锁的家人们依旧未能等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。

两代人数十年的寻亲路

“张迷锁同志于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下落不明。”数年后,张迷锁的名字被记载在时为长治县民政局书写的一份《革命烈士英明录》上。在诸多的“牺牲”当中,“下落不明”四个字格外显眼。于他们一家来说,“下落不明”就是活着。

张德则告诉记者,打他记事起,他的父亲张胖则就常年奔波在外,四处寻找叔父的消息。后来,随着父亲的年龄越来越大,他看着父亲奔波的辛苦和执着,便也踏上了寻找张迷锁的寻亲路。张德则说,寻亲数十年虽然辛苦但也有收获,在张迷锁的原部队查询档案得知,张迷锁在1952年的第五次战役后被移送医院接受治疗,此后下落不明。而张迷锁的数名战友一致表示,他没有在战斗中牺牲。

张德则说,奶奶和父亲将张迷锁这个名字念叨了一辈子,直至过世,他们也从未领取过政府为烈属发放的优待金。因为,他们坚信张迷锁没有牺牲。

张胖则过世后,张德则作为第三代人,继承了奶奶和父亲的遗志,继续寻找叔父张迷锁的生活轨迹。他希望通过多种媒介,将他们一家人的寻亲故事讲述出来,增加寻亲成功的可能。(申丽娜)

原标题:一封来自朝鲜的战地家书 三代人数十年的寻亲之路

[编辑:张乐]

  相关链接
· 走进“在太行山上”幕后:平凡人做不平凡事
· 文化建设!“长治声音”更加响亮
· 探寻唐明皇走过的金桥

母亲老大人:

关于去信不因别事情儿,问你老大人身体健康吧……行军在火车上路过徐州、开封、郑州,一路到了湖北,分配到第一区参加征粮工作……现在青年人,只有革命才有出路。……

儿:张迷锁

1950年4月17日

这是一封纸质已经泛黄,折痕处多处破损的家书,出自于70年前,一名乘坐火车奔赴朝鲜战场叫做张迷锁的战士之手。同时,这也是一封“告别信”,自该信过后,原籍上党区(原长治县)东火村张迷锁的家人们再未收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。而他曾经所在部队的档案,以及上党区民政局提供的《革命烈士英明录》上,对他的记录也仅有“张迷锁同志于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下落不明。”也正因为“下落不明”这四个字,张迷锁一家三代人开始了数十年的寻亲之路。

一封来自朝鲜的战地家书

图为:张迷锁写给家人的最后一封家书,附带两张旧照片。

最后一封战地家书

据张德则介绍,他的叔父张迷锁(原名张草灰)于1928年出生在上党区东火村,1948年11月19日参军,曾任原第二野战军三兵团十二军第三十五师一零五团二营六班长,1950年随军进入抗美援朝战场。

参军后,张迷锁鲜有时间回家,偶尔寄来的书信是他给予家人的唯一慰藉。1950年夏,一封书写于奔赴朝鲜战场的家书,承载着张迷锁对家人的挂念,以及对祖国的热爱被送到他母亲的手中。书信中,张迷锁提及了对家人的问候、自己行军的大致路线,还表明了自己参加革命的决心、坚持革命的信念。书信的落款日期为:1950年4月17日。

数月后,张迷锁的弟弟、张德则的父亲张胖则再次收到一页从张迷锁所在部队发来的《家属优待证明书》。此时的张迷锁已为三十五师一〇五团二营六连的班长,身在朝鲜战场。

至此,张迷锁音讯全无。直至抗美援朝战斗结束,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回国,张迷锁的家人们依旧未能等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。

两代人数十年的寻亲路

“张迷锁同志于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下落不明。”数年后,张迷锁的名字被记载在时为长治县民政局书写的一份《革命烈士英明录》上。在诸多的“牺牲”当中,“下落不明”四个字格外显眼。于他们一家来说,“下落不明”就是活着。

张德则告诉记者,打他记事起,他的父亲张胖则就常年奔波在外,四处寻找叔父的消息。后来,随着父亲的年龄越来越大,他看着父亲奔波的辛苦和执着,便也踏上了寻找张迷锁的寻亲路。张德则说,寻亲数十年虽然辛苦但也有收获,在张迷锁的原部队查询档案得知,张迷锁在1952年的第五次战役后被移送医院接受治疗,此后下落不明。而张迷锁的数名战友一致表示,他没有在战斗中牺牲。

张德则说,奶奶和父亲将张迷锁这个名字念叨了一辈子,直至过世,他们也从未领取过政府为烈属发放的优待金。因为,他们坚信张迷锁没有牺牲。

张胖则过世后,张德则作为第三代人,继承了奶奶和父亲的遗志,继续寻找叔父张迷锁的生活轨迹。他希望通过多种媒介,将他们一家人的寻亲故事讲述出来,增加寻亲成功的可能。(申丽娜)

原标题:一封来自朝鲜的战地家书 三代人数十年的寻亲之路

2022-03-17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