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长治 » 沁县古今记

沁县古今记

长治

昔称铜鞮,今名沁县。宋时曾置威胜军,金后又设沁州府。地处华夏重心,势呈表里河山。横跨太行太岳,襟控潞泽云并。

山川险固,崔嵬天成。风云际会,历久弥新。谒戾山上有金玉,世糜谷里出甘泉。神农巡历获嘉谷,晋执郑伯霸业固。铜鞮之宫数里,出入皆珠履;断道三面阻涧,俗谓断梁城。秦和言医而免秦晋交恶,庆云藏孤而有三家分晋。晋室后君落寞而来,秦攻阏与败绩而走。上自将击韩王信,勰铜鞮山大松诗。文德寄寓,仲卿作宰。后唐南驱,旗垒相望;宋主北征,粮秣刀弓。龟滩落雁,惯看沁阳驿官差接踵;柳泉荷风,常伴千户所战马嘶鸣。

心膂之地,四达之冲。乱世显贵,治世峥嵘。武备不废,文脉贯通。晋卿伯华,采邑铜鞮,贤名至远,仲尼称赞,匿德藏光,乡人效仿。李熹少有高行,博学研精,历三国而至晋太傅;王通序述六经,敷为中说,教门人而就八国公。李尚隐弱冠明经累举,官拜户部尚书;张鸣南少即一过成诵,为官海内著声。更有晋卿叔向、清相吴琠,古之遗直,宽厚和平,垂声迈烈,国之柱石。春风化雨,约定俗成。士人敦诗说理,官府屡修学宫。文化之乡声名远播,良风美俗与时俱进。

历史风尘从典籍中叠出,昨天故事犹萦绕在耳际。漳源泻玉,难忘怀八路军总部三驻沁县;乱柳啼莺,常咏颂东路军高级将领会议。一次征粮十万担,五千干部万五兵。围绕农业大办工业,伟人点评称赞;斩断漳河水不出县,北方惊现水城。羊头山谷华丽转身,沁州黄米石破天惊。绿色生态发展,全面小康建成。

时维二零一九年金秋,适逢共和国七十华诞。长治市政协组织编纂《长治历代文存》,余等受命编纂《沁县卷》。置身政治清明、繁荣昌盛、才俊辈出、前程似锦之今日沁县,一次次从典籍中感受文明古老、波澜壮阔之昨日沁县,深感沁县今日辉煌,昨天灿烂。工作结束一年有余,敬佩之情仍难以释怀,遂作文以记。(张建伟)

原标题:沁县古今记

[编辑:李倩]

  相关链接
· 长治琚寨村渊源
· 马厂:长治历史上最大的养马场
· 长治历史名人与“虎”地名

昔称铜鞮,今名沁县。宋时曾置威胜军,金后又设沁州府。地处华夏重心,势呈表里河山。横跨太行太岳,襟控潞泽云并。

山川险固,崔嵬天成。风云际会,历久弥新。谒戾山上有金玉,世糜谷里出甘泉。神农巡历获嘉谷,晋执郑伯霸业固。铜鞮之宫数里,出入皆珠履;断道三面阻涧,俗谓断梁城。秦和言医而免秦晋交恶,庆云藏孤而有三家分晋。晋室后君落寞而来,秦攻阏与败绩而走。上自将击韩王信,勰铜鞮山大松诗。文德寄寓,仲卿作宰。后唐南驱,旗垒相望;宋主北征,粮秣刀弓。龟滩落雁,惯看沁阳驿官差接踵;柳泉荷风,常伴千户所战马嘶鸣。

心膂之地,四达之冲。乱世显贵,治世峥嵘。武备不废,文脉贯通。晋卿伯华,采邑铜鞮,贤名至远,仲尼称赞,匿德藏光,乡人效仿。李熹少有高行,博学研精,历三国而至晋太傅;王通序述六经,敷为中说,教门人而就八国公。李尚隐弱冠明经累举,官拜户部尚书;张鸣南少即一过成诵,为官海内著声。更有晋卿叔向、清相吴琠,古之遗直,宽厚和平,垂声迈烈,国之柱石。春风化雨,约定俗成。士人敦诗说理,官府屡修学宫。文化之乡声名远播,良风美俗与时俱进。

历史风尘从典籍中叠出,昨天故事犹萦绕在耳际。漳源泻玉,难忘怀八路军总部三驻沁县;乱柳啼莺,常咏颂东路军高级将领会议。一次征粮十万担,五千干部万五兵。围绕农业大办工业,伟人点评称赞;斩断漳河水不出县,北方惊现水城。羊头山谷华丽转身,沁州黄米石破天惊。绿色生态发展,全面小康建成。

时维二零一九年金秋,适逢共和国七十华诞。长治市政协组织编纂《长治历代文存》,余等受命编纂《沁县卷》。置身政治清明、繁荣昌盛、才俊辈出、前程似锦之今日沁县,一次次从典籍中感受文明古老、波澜壮阔之昨日沁县,深感沁县今日辉煌,昨天灿烂。工作结束一年有余,敬佩之情仍难以释怀,遂作文以记。(张建伟)

原标题:沁县古今记

2022-03-01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