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晋中 » 爱,是幸福的暖流……

爱,是幸福的暖流……

晋中

漫天的灰色,像一把悲伤的大伞笼罩着眼前的世界,也笼罩着她的心情。

西风起,东风又破。这鬼天!

她无处归家。

田婆婆买车票的手刚要伸进窗口,却被秀芝拉了回来。

“妈,您让我好找啊!”

“秀芝,你……” 婆婆像是做了贼,躲避着儿媳热辣辣的目光,固执地说道:“秀芝,你还是让我回去吧,乡政府会照顾好我,再说还有敬……” 婆婆说不下去了。

“还说什么呀!” 儿媳的嗓门儿真够大,“走,跟我回家去!”

婆婆望了儿媳一眼,不由自主地迈动了脚步。

“奶奶回来啦!奶奶回来啦!” 欢欢高兴地雀跃着,一头扑到奶奶的怀里,大声地喊着:“妈妈买肉了,说奶奶回来包饺子吃。”

“好,好。欢欢,快去打水洗手,大伙一起动手。”

“妈,”还是儿媳先沉不住了,扯起了话头:“是我待您不好?”

“不!”婆婆低声说:“自从欢欢他爸去了,你像亲闺女样儿待我,这两年,你侍奉老,拉扯小,没少吃苦头,我不能老拖累你。”

“我嫌弃您了?” 儿媳抬起头望着婆婆,声音提高了一些。

“秀芝,你才三十八岁,不能老这样,余生还长,还要找个……”

“我跟谁说要找了?” 秀芝的脸红了,“再说就是找,也得带着你这个妈呀!”

“话不能这样说。欢欢他爸要是打仗牺牲的,我跟着你,光荣!可他是干坏事遭了枪子,我跟着你,给人丢脸啊!……” 这是婆媳谁也不愿接触的话题,婆婆还是说了,可她的嗓子像被什么堵着。

秀芝的眼圈红了,泪水在眼眶里含着。

半天,秀芝重新抬起头:“妈,欢欢他爸干坏事,那是脚上的泡儿——自个走的。怨不得您,你就这么一个儿子,我当您一天儿媳,就应该养您一辈子老!”

“现在是新社会了,说那些都没用了,不是讲个人挣钱个人花嘛。” 婆婆仍是那么固执。

“那您就个人挣钱去吧!” 儿媳的火爆子脾气又上来了,婆婆歉疚地说:“我知道这年月,想挣钱的人不少,能挣到钱的人不多,有本事的人挣钱都难,一般的人挣钱更难。谁用我这老婆子干啥?秀芝,说心里话吧,农村人一辈子就是干活的命,吃闲饭心里愧得慌啊!前几天,你舅来说,村里成立了缝纫组,我想回去再干两年。细活儿做不了,可 听说还揽了不少大公司不愿干的小活,扎个鞋垫,还有什么小手工业……”

“鞋垫!” 儿媳的心格登动了一下,“妈,您要扎鞋垫还用跑回乡里去?家里缝纫机也闲着,赶明儿我给您揽点活。”

“当真?”婆婆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她。

“昨天下班,我从茂思街的百货摊床过,真看到不少人卖鞋垫,听说都是从个人手里接的货。一双鞋垫几块钱,不嫌累,愿意干,就干好了。”

第二天,秀芝下班时真地拎回来一大包碎布头,嘴里碎碎叨叨地说着:“试试看,试试看!”

几天过后,儿媳把婆婆做的二十多双鞋垫拿走了,晚上下班,她满脸带笑地说:“妈,鞋垫全卖了,那个摊床主人说,鞋垫做的不错,有多少,要多少。这是卖的六十块钱!”

“还卖了六十块钱?我老婆子也能做事了?”婆婆笑了,笑得那么开心,自从儿子去了以后,她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的笑。

婆婆不再提回乡下了,也不再闷闷不乐了。每天帮着媳妇儿收拾完家务,便一头扎在机器上,有时家里没人,还顺口哼几句谁也听不懂的民谣曲。

一双,两双……五十双。

“妈,这回卖了二百块钱!”

婆婆颤抖着接过钱,“好,好啊!” 她慈祥地望了会儿儿媳,扭身从床下掏出个纸包,抖抖地打开,“秀䒦,这是上次卖的六十块钱,加在一起,你拿去买个围脖吧——你那围脖还是结婚时买的,现在早不时兴了。买就买条羊绒毛的。”

“妈,还拿人家年轻呀,都快成老太婆了,还打扮啥!”

“傻媳妇,你才三十八岁,总不能不找……”

“妈,看您又说些啥呀!” 儿媳像孩子一样堵着婆婆的嘴。“您快别说了,这回我们家也要充分发扬民主。” 说着,她向孩子递了个眼色,问道:“欢欢,你说这些钱该干什么用?”

“给奶奶买好多好多衣服!” 欢欢大声嚷道。

听罢欢欢的话,秀芝望着婆婆哈哈笑了,“好,好,少数服从多数,就这么定了,给奶奶买衣服。”

一股暖流涌上了婆婆的胸口,她忍不住也笑了。小屋里充满温暖,充满欢乐,充满幸福……

转眼到了春节,窗外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,吃过早饭,儿媳见婆婆又要往缝纫机前坐,赶紧拉住她,心疼地说:“妈,不是讲好了吗?过春节您该歇几天了。”

婆婆笑着说:“闲着闷得慌,干点活儿,心里踏实。”

说话间,秀芝公司里来了几个拜年的女同事,她笑着说:“妈,这就是我常给您讲的老周,这是大周,这是小……周,为了区别三个周,她们还都有一个逗人的外号,就是大米粥(周)、高粱米粥(周)、小米粥(周)!” “哈,哈……” 婆婆和大家开心地笑着。秀芝趁机忙着给大家拿糖果,沏茶,端瓜子。快嘴小周笑着走到缝纫机旁,说,“大娘,过节了,您老还忙着做好事,您做的鞋垫俺穿着可真舒服哩!”

“什么,你也穿过这鞋垫?”

“是啊,秀芝姐常拿您做的鞋垫给我们大家穿,还不让我们来感谢您,我们还……真……真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忽觉得背后有人掐了她一把,她回头看见秀芝姐正向她使眼色,她不知所措地“啊”了几声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婆婆从小周的谈吐和神色上明白了,她湿润的眼眶里,泪水慢慢地从她那布满皱纹的脸上淌下来。(梁成芳)

[编辑:炳仪]

2022-03-03

搜索